大家都说他台词污 但具体污在哪里呢

前天在日服刚捞到手 

贞宗家终于人齐啦开心吗小天使们(物吉 太鼓钟╰( ̄ω ̄o)

演练场上看到的时候并没有多羡慕 因为不萌粉毛跟王子外观 

但没想到入手了解更多之后 这位抖M刀又勾起了我沉寂已久的BDSM研究兴趣emmmm...


语音翻译参照萌娘百科 

————【完全主观臆断】————

ぼくは亀甲貞宗。名前の由来?……ふふっ。ご想像にお任せしようか。 

我是龟甲贞宗。名字的由来?……呵呵。任君想象。

入手:说是要审神自行想象“龟甲”的意思,但在刀账里却很普通的解释了真实意义。虽然突发奇想地跟老司机们心照不宣一下,但到头来没忍住说了出来

刀账:简单说了历史背景;普通的爽朗青年


んふふふふふっ…… 

登陆:笑得藏不住 兴奋,是因为期待见到主人吗


待ちきれなかったよ!
我已经等不及了!

开始游戏:狗狗等你回家摇尾巴的场景;总觉得说的时候都凑到面前了


どうしたんだい? ぼくになにか気になることでも? 
怎么了? 你难道是在意我的什么吗?

近侍:问主人“在意我的什么”,是觉得主人不会主动问出疑惑,所以忍不住提出那方面的话题;其他两句:以哥哥身份说的关于贞宗派的豆知识,笑是为主人还对他感兴趣这个事实开心

放置プレイかい? ゾクゾクしてきたよ。
放置play吗?我开始兴奋了。

长时间不操作:通常运转,毫无意外被以为是 放置 play了,主人未必在听,稍微暴露了内心的想法,直白地说出自己的“兴奋”

んふふ、そうさ、ぼくは縛られてないとダメなのさ。
呵呵,对,我不被绑着是不行的。

负伤:{内心:看到负伤却没有立刻让自己手入,是因为稍微理解到自己 愉悦 的地方了吗,主人也许已经知道自己在渴求的...} 想享受受伤的这段时间,以及被责任 束缚 在主人身边的这份愉悦;这句话在负伤时说,还挺难理解的,可能是对应审神者已经看到真剑的“秘密”


队长:好像担忧过自己异于常人的性癖被主人嫌弃或不信任;直抒胸臆,但也可能为了维持某种正直‘形象’

ああ、ご主人様の命とあらば。
啊,既然这是主人的命令。

队员:称呼‘ご主人様’让人想到奇怪的事情;咋看好像没什么特别的,听上去显然态度比做队长还要激动一些,跟其他刀的情况相比是有点奇怪的;不爱出风头,低调沉浸自己的事情;好像是很正直健康的 顺从


 

装備っていうのは、ある意味拘束だよね。
所谓装备,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拘束呢。

刀装1:我实在是非常喜欢这句话,直率表达自己的M真好啊;装备是 拘束 这个理解应该是在刀男们里前所未有的;公式病气的体现(划重点)

刀装2:“既然是主人的命令”这个比结成入替那句平静,其他人也说过类似的话,没什么特别的

ああ、すぐに付けるよ。
啊,立刻就 

刀装3:...狗链?项圈?那个什么环?你想到哪里去了


遠くに行かなければいけないのか……いや、がまんがまん。

我一定要去到远方吗……不,忍耐忍耐。

远征:耳朵垂下来了(内心:虽然有点小难过,但这是主人的要求,忠诚比私欲要重要;或者跟主人的分离也是种耐力考验,是想调教我了吗...?)

ハァハァ……出来るだけ急いで帰ってきたよ。
哈啊,哈啊……我尽量早些回来了。

归来:...被诱惑到了,只好夸他一下,为了掩饰硬了的事实(。


刀装制作:没毛病


かすり傷だから、すぐ治るよ。
不过是擦伤,很快就会治好。

手入:太过爱惜他 会让他失望的

ああ、万全の状態でなければ、次に傷を受ける事も出来ないからね。
啊,如果不是万全的状态,就不能 接受 下一个伤了。

重伤手入:锻炼身体限度;战斗的大家总会受伤,但他是唯一会这么期待再次受伤的;为了不让主人失望,得让身体对 伤痛适应 得更好才是


高まるよっ!
高涨了!

炼结:吓到了;异常的兴奋,强烈的感受;所以到底炼结的时候他们 身体感受 是怎样的?!至今成谜,公式病气的体现


終わった任務を放置してはいけないよ?
可不能把结束了的任务放着不管哦?

任务:放置的不是你

战绩:没什么特别的

ああ、お買い物だね? 付き合うよ。
啊,买东西? 我也跟着你吧。

万屋:出门吗,我也要去!


出阵和开战:作为武器的身份,再正常不过的想法

これを持ち帰ったら、どんな反応が返ってくるかな。
要是把这个带回去,会得到什么样的反应呢。

资源发现:反应 这个词用得好,很在意主人的反应

まずは相手を理解することから全ては始まるんだ。
一切都是从理解对方开始的。

索敌:SM的基本,理解 沟通 是关键的部分;会不会很多人以为这句话没什么问题,懂的一听就知道他暗示consent了

さあ、全力でぶつかり合おう。
来,用全力相互碰撞吧。

演练:算是唯一没看懂在暗示什么的一句话;请问先生你在打橄榄球吗

痛みを知れっ!
感受疼痛吧!

攻击:...不过并不是出于爱的,是服从主人击败敌人的命令而已;估计他更喜欢捆绑和痕迹,施与疼痛不包括在性癖里

ご主人様のために、斬るっ!
为了主人,斩!

会心:‘斬るっ’的部分实在听着像长谷部说的

まだまだ傷のうちに入らない。
这还不算什么。

轻伤:(這種程度還傷不到我的。巴哈姆特里的翻译要更好一些)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

くはぁっ、ぼくの秘密が!
哈,我的 秘密 

中伤以上:不想在这个场合里 暴露 衣服下面的...  审神表示没啥,但是队友们就...各种懵逼

愛のない痛みに価値はないんだよ。
没有爱的疼痛是没有价值的。

  

真剑:以他的方式嘲讽了一波时间溯行军;也教育了大家BDSM的根本:施与和承受都是出于爱的

ちょっと、でしゃばってしまったかな。
有些闹得太过了吗。

誉:可爱,不小心出风头之后要谦虚一下


ふふふ……いろいろと高まってきたよ。具体的には……

ああっ! どこへ行くんだい!?
呵呵呵……很多地方都 高涨 了。具体来说…… 啊啊!你要去哪里!?

:这真是吓到了(鹤丸式惊吓脸),你是准备说出来吗,这个那个什么的


 

ぼくにこういうことをさせるなんてね……

ご主人様には才能がある。
竟然让我做这种事…… 主人很有才能呢。

马当番:还期待做点别的事情,有点失望的龟甲贞宗

へとへとになるまで、畑を耕せって言うことかな。
是让我耕田耕到精疲力尽么

畑当番开始:已经开始揣测主人要求里别的含义了,有点困惑的龟甲贞宗

はぁ、はぁ、ようやく終わった……
哈啊,哈啊,终于结束了……

畑当番结束:喘起来了,看样子还是很努力在做事的

手合:不说了,超正常,就像跟同僚在健身房切磋的那种氛围


—— 最后

长篇大论,也不知道有没有很好地传达文章标题的解释(。

听他说话其实能感受到强烈的个性,用词能体现潜在思想,但都没有太露骨地点出实际在说什么

也不全是因为我想太多,而是官方真的挺懂,反而很震惊

想对他说:臆想跟审神者BDSM关系请随意,不过我不是合格的S,不要对此作太多的期待,寻找同类的路途渺茫的可怜孩子啊╰( ̄ ^ ̄o)



评论(13)
热度(35)
© GaeBuidhe | Powered by LOFTER